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正文

畫廊周觀察·公共藝術何為?

2020-05-25  |  來源: 雅昌專稿  
近期去798藝術區的觀眾們,細心的話一定會發現,在園區的各個角落多出了不少作品
導語

近期去798藝術區的觀眾們,細心的話一定會發現,在園區的各個角落多出了不少作品,比如吳達新的作品《巨浪》,位于佩斯北京邊上的廣場上面,四周都是建筑,公眾在“迷路”的時候,或許就會邂逅,創作“巨浪”,源自藝術家的父輩與祖輩傳承下來的對大海的特殊情愫。在這個跌宕起伏的大時代背景下,作品顯得意義非凡。“巨浪”是為祖輩們闖蕩南洋的勇敢氣魄立一道豐碑,用凝固大海翻滾能量匯集的一瞬做成雕塑來告示一個新的時代的來臨。

SzamnTGoNy9v9YsZYRBCWFQgjecnq9t1gSDFZVw4.jpg

策展人尤洋導覽現場

I3cGAWr4FEZarbXDt2uJqIN7hReGdA1SZvp1KtdY.jpg

策展人尤洋導覽現場

mSMtvpBC0nCoBiOyIWZbJyyOtGfTItD6XFgwoDf6.jpg

策展人尤洋導覽現場

2TcvhbOeprrcsQOiNxQXGh8m6bRSHRkeR87FwW6k.jpg

策展人尤洋導覽現場

對身邊的環境保持敏感是眾多藝術家的特質之一。隨著全球環境的問題頻發,越來越多的藝術家通過創作呼吁人們保護環境。自1980年代初,全球森林大火的規模、頻率和持續性增長了近600-800%。鐵木爾·斯琴的《未來之火(原諒改變)》則關注到了這一環境變化,令人思考著森林火災和物種滅絕將帶來的災難性影響。這件作品位于798藝術中心前面的廣場上。

wD2MzfAIt6bnlALqwJMNH97E1rlghWy1Q9WKEawG.JPG

項目現場

qyaaN0UaBzwQXe21CGFaPOM6BO6tUk7ubZIWOGBJ.JPG

項目現場

同樣處于廣場上面的還有鄭路的《差翅亞目之目》,復眼白天吸收太陽的能量,夜間發光,猶如一個生物和機器聯姻的生命體,體現著無機物和有機物相互嵌套的結果。

邂逅藝術家楊詰蒼的作品《藝術家還要再努力》則需要點注意力,因為這件作品隱藏在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邊上通往798藝術區南門的建筑通道里面,在墻面上用霓虹燈做出了這一句話,如果不細心的話很容易忽略掉。

這是北京畫廊周公共單元“塑 | 像”中展示的作品,除了這些新作品之外,熟悉798藝術區的觀眾們,可以從中發現有些作品很早以前就已經存在了園區之中,比如位于紅石廣場的藝術家劉韡作品《瓷器IV》,在這件作品中,藝術家以瓷和鐵為主要材料,將象征古典文化的瓷器和象征高科技的火箭引擎的意象結合,視覺感受和文化含義上的雙重對比,讓作品具有極大的沖擊力。藝術家何岸的作品《我純潔的一刻勝過你一生說謊》,靈感來源于電影臺詞,藝術家把這兩句電影臺詞的中文文字外輪廓取下來,組成了一條痙攣的線條,結合霓虹燈這一材料的特質讓這些文字的負型和城市的負型一起發光。

NjYU8lsPMDWrRKTvYHE3PPmKOgqCsCbUvlMRnKE2.JPG

項目現場

tfMsvrITvyijdTdh7tTJUZSIEFjZx3gcInp3zLPh.JPG

項目現場

隋建國作品《肖像》位于UCCA旁邊的廣場上面,這是一件高16英尺的鑄銅體。藝術家將半身像的眼部蓋住,用粘土做成粗略、含混的形;將原型放大二十倍進行鑄造,成品每一處都忠實于雛形。沈遠的《天梯》則位于798藝術區南門停車樓邊上的廣場上面,乍一看很像是爛尾的工程,這件作品由兩個未完成的建筑構成,在這兩個一高一矮的建筑之間有個正在慢速運轉的旋梯。正如尼采所說:“人的偉大之處在于他是一座橋梁而不是一個終點”,這個不斷攀升的旋梯也是對我們人類自身的隱喻。

“塑 | 像”:藝術可以何為?

此次公共單元由尤洋擔任策展人,展出了丹尼爾·布倫 、蔡磊、董冰清、何岸、胡慶雁、*胡向前、李維伊 、劉韡 、 能尖日、丹尼埃拉·帕利馬尤、 沈遠、鐵木爾·斯琴、隋建國、 *童昆鳥、吳達新、楊詰蒼、葉甫納、趙旭、鄭國谷、 鄭路等眾多國內外藝術家的作品。(* 藝術家通過線上項目參與)

關于主題,策展人表示,塑,指藝術體制之于藝術的塑造。即從藝術家腦海中形成觀念、物質化于工作室、在藝術評論系統中完成的價值判斷。像,指藝術成像后呈現于觀眾。如何展現、闡釋、進而建立與觀眾的關聯,激發觀眾的有機參與,完善藝術的文化維度和時代意義。

Py5aVKDa4cMpR3QBW19bN0Ci4gau3mtWqWmizCLt.jpg

丹尼爾·布倫《幽禁:三個彩色的透明格間,在地創作》,2020 金屬,亞克力,半透明彩色貼紙,8.7厘米寬黑白貼條 現場特定尺寸 由藝術家和常青畫廊 圣吉米那諾 / 北京 / 穆林 / 哈瓦那 / 羅馬 惠允

Kb2x0BUFouLsJYJChPmOypIU2lmnm3uCoD88K5DD.gif

能尖日 《一段時間的生活》,2019-2020 二手自行車、海綿、布、棉花、泡沫等綜合材料 150 × 150 × 250 cm 由藝術家和空間站惠允

為什么會提出這樣一個主題?在尤洋看來,798作為中國最負盛名的當代文化園區,每年迎來數以千萬計的觀眾,他們的構成錯綜復雜,對藝術的想象與需求多元,按照不同的分類方式會得出不同的結論。以數量比例來看,游客、市民、泛文化愛好者是其中主體部分,如果說798是一個城市切片,這里的觀眾也勾勒出當下城市中堅群體的生活面貌與文化觀。相較10年前,今日的公眾已經不再畏懼走入當代藝術的領域。

但另外一方面:“遺憾的是多年以來,一些藝術項目雖然經過策劃人和藝術家的努力走出美術館,但因為從主觀上片面反對藝術的商業化、庸俗化,所謂的公共性也就囿于某些特定小圈層的共同話語,本質上依然是上一代藝術機構意識形態的戶外版產物,不具備城市公眾的普遍共鳴與意義。隨后,甚至產生了悖論:藝術進入到了公共空間,自詡為對公眾搭建的通道,但實則成為了文化資本的共謀,制造出更多威脅大眾潛能的可能。那些藏在作品背后的虛假精英姿態和嘲笑,令人不寒而栗。”

ToMwGlt7rJwcjQQlppqwdsLVPcHAdwtOMn2PGGXV.gif

楊詰蒼《藝術家還要再努力》 2003 - 2008 霓虹燈,110 × 330 cm 由藝術家和當代唐人藝術中心惠允

gPTgw6uJpY7T0QORzVgHhEGsDOnbhk9sb2iaek4B.jpg

鐵木爾·斯琴《未來之火(原諒改變)》,2018 鑄鋼,尺寸可變 由藝術家和魔金石空間惠允

Zo8GZTRzcS0jxlF7y2TTB8Yf4jB3Dj52ZOe5ishk.jpg

李維伊 《鳥、球、星星和書》,2019 鏡面不銹鋼雕塑,200 × 200 × 270 cm 由藝術家和蜂巢當代藝術中心惠允

因此,如何在維護藝術的專家權利的基礎上,對公眾呈現與之文化身份和日常生活有內在關聯的,并且建立觀眾互動和參與機制的公共藝術項目,則成為值得思考的議題。

“很多專業的討論、交易和他們沒有直接的關系。那么,如何更好地去連接今天的公眾,這一點是我們策劃公共藝術要去關注和思考的問題。”尤洋講到。

在他看來,798園區內絕大部分的機構提供了展示藝術品的室內空間,但是這種連接真的有效嗎?因為當代藝術的發展越來越偏向于一種“專業化”,它關注創作的過程;講求藝術與日常的關聯;存在著觀念和知識的編碼與觀眾的解碼。與此同時,觀眾和藝術家的知識結構是不一樣的,因此常常會造就一個結果——觀眾觀看展覽時,只有一部分人能夠把藝術家的編碼解讀出來。對觀眾來說,如果不具備相關的知識儲備,很難說能夠在展覽里得到一種愉悅感,甚至會有一點小小的失望和“羞恥感”。

AkowKuWOYxT7NWsgYuUrQfFTddoQy9zLgM5bhkHV.gif

葉甫納 《展示癖“指甲計劃”之——巨甲陣》綜合材料,尺寸可變 由藝術家和空間站惠允

所以在這個過程中往往需要一個翻譯者的角色,面向公共的文化藝術機構和策展人承擔了這種角色,他們所采用的闡釋和翻譯的方式也是非常靈活的,針對不同的媒介、主題、觀眾群體,相對準確地作出這種闡釋,表達的風格根據領域和平臺有所不同。

“我們這一次策劃的公共藝術展覽,有很強的獨特性在。這種獨特性不是因為我作為策展人所賦予的,而是由藝術區、中國社會以及藝術家的獨特性所賦予的。798作為一個綜合性的當代文化藝術區,把各個類型的文化城市集中在這一個區域里,承擔著文化的使命、功能和權利。這是我作為畫廊周北京的公共單元的策展人必須要去考慮和面對的。同時,這次展覽中有中國和國際的藝術家。對于中國藝術家來說,他們創作的土壤是獨特的;而對于西方藝術家來說,中國本土觀眾的視角和解讀,為現場定制的作品帶來這種獨特性。 ”

ZvGQdJgqM5pLXpNyf6CqRYoeROVZy7EOscR9tMDF.jpg

吳達新《巨浪》,2020 不銹鋼,500 × 500 × 650 cm 由藝術家和藝·凱旋畫廊惠允

UnxXvO3jFAOIJUx8PDULhdCrfQQEuluazm2zP4A6.jpg

鄭路 《差翅亞目之目》,2020 綜合材料 ,600 × 600 × 450 cm 由藝術家和SPURS Gallery惠允 作品搭建花絮記錄致謝鄭路工作室

P4MBBL5JknGNfZhZf1qXhyyYaBvQ40xcVsKk4A1u.jpg

鄭國谷 《心游素園》,2012 石頭 區域面積:500 × 600 cm

藝術家:藝術創作不能在一個真空的社會狀態中發展

尤洋策劃展覽有10年的經歷,一直以來,他非常關注就是城市文化和消費主義、文化休閑、城市的社會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以及在視覺藝術、音樂、表演藝術、建筑、時尚商業等等不同領域之間可以產生的協作,這是他長期關注的一個方向,也會嘗試在他的展覽結構里去納入其他的文化類型。

因此,在藝術家的構成上,“簡單地說包括了中國當代藝術行業或者說當代藝術史上十分重要的藝術家,比如說像楊詰蒼老師;也包括了中間一代正在崛起的藝術家,像葉甫納;也包括了最新一代的年輕藝術家,比如能尖日和董冰清。”

在他看來,當代藝術不應該是真空的,藝術創作不能在一個真空的社會狀態中發展。專業的創作人員必須在自己的創作之中去納入其他文化領域的知識、人才、資源、展示平臺,甚至觀眾,他才可能去構建起他自己要做的當代藝術的價值。換句話說,做當代藝術的創作或者展示,其實研究的不僅僅是視覺藝術系統,而是在研究當代的文化系統,它本身是渾然一體的。

“從藝術家來說,這次參加展覽的藝術家大部分還都是專業藝術院校的科班出身。在自己的實踐過程之中,他們意識到剛才提到的這些問題,即普遍性、日常性的問題,所以他們在自己的藝術實踐之中非常積極地去和其他的知識領域進行合作,強調不同學科之間的碰撞和呈現的方式,媒介很多,非常看重連接公眾。”

pc8g0Tm6PJ79qLKGeT5QwZWQ8hv7LlDUsw5UMOTw.jpg

蔡磊《剩下的黃色》,2020 不銹鋼鍍啞光黃,470 × 345 × 100 cm 由藝術家和當代唐人藝術中心惠允

YUVvFkzgIRfoaoVKw85aGx5NPO4jRjbqtVWocZfd.jpg

丹尼埃拉·帕利馬尤 《距離躺椅》,2020 木材,高 250 cm 由藝術家和CLC畫廊惠允

作品:盡量豐富 不傳遞緊張或者負面情緒

此次公共單元的作品可以說非常的豐富,既有雕塑作品也有大型裝置作品,還有新媒體作品甚至是網絡創作,能夠滿足各個層面的觀眾需求。

“通過這次公共藝術展覽,我們非常希望能夠有效地把當代藝術創作和展示方面的豐富性去闡釋給公眾。所以在這次展覽的形態里,有一些符合觀眾固有理解的裝置雕塑類的作品,也有很多其他鮮活的交互型展示方式。”

尤洋表示,這幾者之間的對話有很多的層面。第一,作品之間彼此的連接本身是在798園區這樣一個場域里去發生的。第二,是藝術家之間的對話。這次有相當比例的作品是在畫廊的協助之下,我們邀請藝術家來根據主題去委托創作的。“塑像”本身這個題目就是在談這兩個概念,“塑”是指藝術系統之內藝術的創作生成,“像”其實也是一個動詞,是一個成像的概念,指的是如何去把圖像系統或者藝術想傳遞的知識,最有效地去連接公眾。我們綜合考慮不同的作品,通過分析空間點位、預設觀眾的動線,結合每個作品的獨特性和屬性,讓作品和展示空間形成一個協調而有趣的視覺系統。 第三,我們在嘗試鼓勵藝術家之間即興地產生一些彼此介入的行為。無論是視頻、直播、網絡等形式的介入,還是通過創作和表演的介入,都有很多的可能性。

J70doRswtpquRYiESU90ZmQNp67pG3EllAHafyIA.jpg

劉韡《瓷器IV》,2010 瓷、鐵,尺寸可變

UN43VLCjeMR77PpTRoQeJIOBw4TQjrBXbQdhWNWg.jpg

沈遠《天梯》,2012,鋼筋水泥,白鐵 矮建筑 250 × 600 × 400 cm 高建筑 700 × 300 × 300 cm 旋梯 1560 cm

在本次公共單元的展覽里,尤洋相信觀眾帶著不同的目的和需求來到這個園區。很多人可能想要一種文化休閑導向型的體驗,所有的作品在視覺上要是愉悅的,不是給人一種緊張或者負面情緒的。

公共藝術其實可以用來治愈

從作品的豐富性上面可以看到策展人對觀眾的用心,盡量的滿足觀眾們的文化需求,但另外一方面,在疫情爆發的背景之下,是否能夠有一些反應相關主題的作品,也是值得商榷的。

5月20日,在深圳舉辦的一場公共藝術項目就提到了藝術療愈的問題,平安不動產PAFC Mall與青年藝術100、少兒100攜手推出的公益項目“花開正當時”,作為國內首個大型藝術療愈項目,旨在通過藝術的力量,幫助人們撫去疫情帶來的傷痕,走出內心陰霾,以關愛溫暖彼此,拉近人與人、人與自然的距離,為城市重新注入活力與生機。

項目發起人之一,中央美術學院教授趙力講到:“目前看來,藝術療愈所帶來的美好效用還有待于更廣泛地觸達不同地域及年齡層的受眾,公共藝術的落地呈現正是有效的方式之一。”

ttG7gfMpy9bvtopVyt6Ji38Jls9YcBZW5tVYl8UY.jpg

隋建國 《肖像》,2012 鑄鐵 500 × 206 × 230 cm

tSHmUPoB0hEhwNsIPqwYl4cNeBrMVHW0asLpR734.gif

何岸 《我純潔的一刻勝過你一生說謊》,2006 LED 燈箱 140 × 2500 cm

在他看來,公共藝術在一定程度上,突破了藝術品大多數時間在美術館空間展出的固有邏輯,使得藝術能更貼近生活、自然等諸多場景,由此將能不斷地喚起藝術公共性的討論與實踐,滿足城市景觀和文化功能上的需求。同時依托公共藝術開放性、互動性的特質,藝術療愈項目的介入也將不斷滲透到人們的日常點滴中,實現對生活方式的引導和重塑。美在日常,美在生活,美在周邊,美在人間,這是藝術能夠告訴我們的所有真相,更是一種精神動力。

公共藝術與藝術療愈如何結合?趙力建議首先要從“在地性”出發,這要求參與其中的策展人、藝術家、設計師等各界人士不能局限于局部或碎片化的思考,而是要圍繞當地的文化場域來開展項目。從地域的獨特性出發,延展藝術療愈的凝聚力和參與度,繼而將城市歷史激活,形成新的文化生命力和認同感。

“此外,我們希望有更多互動和開放性的藝術作品能參與其中,從而更好地調動觀眾的參與和思考。因為沒有觀眾的參與,公共藝術與藝術療愈的作用將無從談起。”

澎湃新聞的一篇報道(柏林陽臺上的50件藝術作品:無法被疫情阻止的公共藝術)也非常有意思,居住在柏林的兩位策展人喬安娜·沃爾莎(Joanna Warsza)與奧烏·杜穆索魯(Övül Durmusoglu)發起了一個以“陽臺”作為載體的公共項目,她們邀請了位于柏林普倫茨勞爾貝格區(Prenzlauer Berg)的約50位藝術家、作家和建筑師,在為期兩天的時間里,從各自的窗戶或陽臺進行裝置、表演等展示。這些參與者的選擇并非基于他們的名氣,而是他們所在的位置。策展人制作了一份普倫茨勞爾貝格區的作品地圖,“人們可以從自己家的陽臺、窗戶或屋頂看到這些作品,也可以稍微邁出家門幾步,用一種新的視角去發現那些他們平日里熟悉的角落,”沃爾莎與杜穆索魯在回復澎湃新聞記者的郵件中寫道。而對于那些隔離期中的創意工作者而言,他們的街巷就是美術館,他們的鄰居就是觀眾。

沃爾莎與杜穆索魯表示:“在我們看來,這個項目是一項公共計劃,而非傳統意義上的藝術項目。陽臺有著豐富的社會和政治歷史,而在這個特殊的時期,它們又有了關于自由與韌性的另一重意義。之所以發起這樣的項目,是因為我們想要在面對保衛我們的不確定性的時候,打破沉默和普遍的無助感。柏林的藝術家和文化工作者不常露面。而眼下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我們都在此地,在各自的家中進行著自我隔離,機構紛紛關閉,展覽和聚集性活動被無限期推遲,我們試圖了解在這樣的時刻,我們可以做些什么。”

在采取必要的公共衛生措施的同時,找到一種方式來傳遞藝術之于社會的治愈力量,并且讓我們的社群重新感到團結,這一點非常必要。我們應該“始于足下”,始于我們的生活。我們的呼吁很快得到了生活在這里的藝術家、作家和建筑師由衷的共鳴,這個項目的籌備只花了兩個禮拜。

在公布的數據中,僅去年一年,798就吸引了800多萬來自國內外游客(來自《每日電訊報》),其中12萬是在2019年畫廊周北京期間前來參觀的(《畫廊周北京2019年度報告》)。如果畫廊周展出的公共藝術可以在多元性、豐富性的基礎之上,在兼具更多治愈的功能,或許對于公眾來說,將會是更幸福的一件事情吧。

掃一掃,下載APP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千炮捕鱼单机饭 非凡6码2期计划 大发快三登录注册 闪电配资 今天36选7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 刘伯温开奖结果王中王 安徽11选五5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遗漏统计表 佳永配资 河南11选5结果 网络借款理财平台 内蒙古快3推荐号码推荐 今日涨幅前十股票 福彩3d十大专家定位杀码 甘肃新11选五所有号码 诚赢诚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