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正文

互望350年、相忘125年,一對文藝復興時期夫婦畫像合璧

2020-07-07  |  來源: 澎湃新聞  
1539年,一對德國上流社會夫妻在結婚前邀請當時科隆著名文藝復興畫家巴特爾·布魯恩(Bartholomäus Bruyn 1493-1555)繪制了一幅兩聯肖像,但在19世紀末,這件作品在拍賣中分開,如今藝術史學家花費20年,如同偵探般收集歐洲各地的線索,終于將兩塊肖像面板合璧。而這對分隔125年的夫婦,也在荷蘭莫瑞泰斯皇家博物館重聚。
導語

1539年,一對德國上流社會夫妻在結婚前邀請當時科隆著名文藝復興畫家巴特爾·布魯恩(Bartholomäus Bruyn 1493-1555)繪制了一幅兩聯肖像,但在19世紀末,這件作品在拍賣中分開,如今藝術史學家花費20年,如同偵探般收集歐洲各地的線索,終于將兩塊肖像面板合璧。而這對分隔125年的夫婦,也在荷蘭莫瑞泰斯皇家博物館重聚。

荷蘭莫瑞泰斯皇家博物館展出的合璧后的雅各布和伊麗莎白·翁菲勒斯夫婦像

雅各布(Jakob)和伊麗莎白·翁菲勒斯(Elisabeth Omphalius)夫婦是16世紀德國科隆上流社會的后人,他們在各自的畫面中互望了超過350年,直到1896年在倫敦一家拍賣行的拍賣中被莫名其妙地分開。

由于畫面中沒有透露更多的信息,在而后的100多年中,構成雙聯畫的肖像似乎失去了原有的記憶各自獨立存在,而他們原本夫婦的身份也似乎將永遠被遺忘。

畫中神秘的年輕女子,頭上扎著的辮子和手中拿著的小樹枝,隱藏著她即將結婚的信息。這件作品在1912年被荷蘭阿姆斯特丹國立博物館收藏,而后在1951年租借給海牙莫瑞泰斯皇家博物館(Mauritshuis museum)暫存。

科隆民法學教授彼得·貝林豪森(Peter Bellinghausen)在繪畫背面的徽章圖樣中分析出畫中女子與自己屬于同一家族,但卻無法推測出她結婚的對象是誰,以及她的確切身份。

伊麗莎白·貝靈豪森和雅各布·翁菲勒斯畫像, 1538年

但在20年前,第一個有關這幅作品的重要的線索出現。當時海牙莫瑞泰斯皇家博物館的策展人阿里安·范·蘇切倫(Ariane van Suchtelen)在荷蘭藝術史研究所(RKD)的檔案館中發現了百年前倫敦拍賣的目錄。

在那里,她發現了一份被誤以為是荷蘭畫家揚·戈薩爾特(Jan Gossaert,約1478 – 1532)創作的雙聯畫的銷售記錄,一種還包括了這對夫婦家族徽章的圖片,她馬上想到了莫瑞泰斯皇家博物館中那位神秘的女子。

在同一份資料中,還有一張男子肖像畫的照片,以及該男子的家族徽章。于是范·蘇切倫前往科隆市博物館以獲取更多的資料,她發現該男子的徽章屬于雅各布·翁菲勒斯(Jakob Omphalius),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律師,并在1545年成為科隆的城市大臣。在該市保存完好的民事記錄中進一步表明,雅各布于1539年2月8日與伊麗莎白·貝林豪森結婚。

資料中的男子肖像畫的照片

“在拍賣會中,他們被分開了,也許是為了能賺更多的錢。”范·蘇切倫說,“男子畫像被賣給了英國商人拉爾夫·布羅克班克(Ralph Brocklebank),另一幅則被科內利斯·胡根迪克(Cornelis Hoogendijk,1866-1911)收藏,后者于1912年將它留給了荷蘭國立博物館。所以有關翁菲勒斯夫婦的信息,我們都特別關注。”

據記錄顯示,該男子的畫作最后一次拍賣是在1955年,但此后未見任何發現。直到2019年5月,雅各布像才重新出現在巴黎一家小型拍賣行中,成為“不知名男子肖像”。

美術收藏家德·容克謝爾(Galerie De Jonckheere)買下這幅畫時并不知道畫中人物的身份。但是,當他將這幅畫在日內瓦展出時,卻被德國博物館的一位藝術策展人發現,并確認這是莫瑞泰斯皇家博物館一直在找的肖像。

在倫勃朗協會、荷蘭彩票和私人捐助者的幫助下,今年“雅各布·翁菲勒斯肖像”以25萬歐元的價格被博物館買下,范·蘇切倫說:“當你看到它們彼此相鄰時,您會看到所有細節都很好地融合在一起。”

據悉,雅各布曾在烏得勒支、巴黎和圖盧茲學習,并在39歲時回到科隆與伊麗莎白結婚,畫中的伊麗莎白大約21歲。而創作這幅作品畫家也并不是揚·戈薩爾特,而是通常被稱為“老布魯恩”的巴特爾·布魯恩,他是德國文藝復興時代的大師,他的作品曾在倫敦國家美術館和巴黎盧浮宮展出。

老布魯恩,《耶穌降生》,馬德里蒂森·博尼米薩博物館藏,1520年


最早有記載的老布魯恩的作品是科隆大學委托的創作的《圣母加冕典禮》祭壇畫(1515-1516),其中可見他效仿簡·喬斯特(Jan Joest)風格,在畫面的光源大多由下往上。而后老布魯恩將多種繪畫風格結合,并在1530年代,他發展出意大利風格的作品,當時他估計是從拉斐爾和米開朗基羅的版畫中習得的。

老布魯恩,《虛無》,庫勒-穆勒博物館藏,1524年

而老布魯恩的肖像畫尤為出名,他也是科隆第一位重要的肖像畫家,他的兒子也繼承了他的風格,他的肖像畫通常是平坦的背景刻畫上半身;其中臉是關注的中心,但服裝的細節也被清晰地描述,而雙手則顯得突出。藝術史學家讓·M·卡斯韋爾(Jean M. Caswell)說,老布魯恩對科隆中上層公民的描述“生動而富有表現力,沒有徒勞的奉承”。但因為布魯因沒有在一些肖像畫上簽名,所以其中有些過去曾被錯誤地歸于荷爾拜因的名下。

老布魯恩,《戴手套的年輕男子的畫像》,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藏

而畫中人翁菲勒斯夫婦共育有13個孩子,其中6個長大成人。雅各布于1567年去世后(享年67歲),伊麗莎白再婚并生育了第14個孩子。

“我們有義務使他們團聚,”范·薩特倫在談到20年的搜尋時說,“我很高興我們的耐心讓他們再次在一起。”

注:本文編譯自《衛報》丹尼爾·博菲(Daniel Boffey)《文藝復興時期夫婦:相距125年后團聚》,以及海牙莫瑞泰斯皇家博物館網站

掃一掃,下載APP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千炮捕鱼单机饭 彩票深圳风采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3开奖查询 北京pk10 股票融资是什么 黑龙江省福彩快乐十分走势 辽宁快乐12app 今晚广东36选7开奖号码 内蒙古11选五开奖5号的 本期深圳风采几点开奖结果查询 天津快乐10分钟软件 上证指数是什么开头 浙江体彩十一选五复式怎么买 福建体彩36选7开奖结果果 湖北30选5开奖记录 福彩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玩法 91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