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正文

遭遇最“難”畢業季:前程未知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2020-06-12  |  來源: 雅昌專稿  
2020年對于很多畢業生來說,或許將會是人生中最難忘的一年,突發的疫情改變了很多的事情,畢業創作、畢業展示、盛大的畢業典禮、同學們相互拍照合影留念,當然也少不了散伙飯,往年這些看起來順理成章的事情,在今年有很多都無法實現,難免會留有遺憾,很多人將今年的畢業季稱為史上最難畢業季,但對于學子們來說,真的是最難嗎?他們關心的又是什么呢?
導語

2020年對于很多畢業生來說,或許將會是人生中最難忘的一年,突發的疫情改變了很多的事情,畢業創作、畢業展示、盛大的畢業典禮、同學們相互拍照合影留念,當然也少不了散伙飯,往年這些看起來順理成章的事情,在今年有很多都無法實現,難免會留有遺憾,很多人將今年的畢業季稱為史上最難畢業季,但對于學子們來說,真的是最難嗎?他們關心的又是什么呢?

吳知聲:未來充滿了未知和挑戰

“ 確實挺難的!”

吳知聲來自中央美術學院,他學習的是公共藝術專業,對于他來說,畢業季最難的是創作環境變了,”我本科是中央美院雕塑系公共藝術工作室,我們工作室習慣于到田野中,到社會上去調研,然后結合一些社會現實去做創作。如今沒法出行,很大程度限制了創作。”

wkzKDpsVADAQnDpvmZjTH8w2vohbkU6sVvsb8eNs.JPG

吳知聲

同時,由于畢業展的改變,自己畢業的準備工作也不斷地變動,最主要的還是畢業創作和論文,結果總跟設想的不一樣,有些已經做好的準備也不斷被推翻被自我否定。

他的畢業創作做的是一個影像裝置,線上畢業展給吳知聲帶來很多展陳上的限制,“我們工作室的同學都變成了展覽圖片和視頻,視頻還沒法在虛擬展廳中展覽,只能放10幀的動圖。所以展示效果并不好,正好研究生畢業展剛結束,無論從流量還是質量來看,都跟之前的畢業展相去甚遠。”

UdWD3DzIJj0SaOpWO88sGiD33x893DQaiRLAmkMg.jpg

吳知聲 畢業設計作品《夜長夢多》 材料:床被子等綜合材料,數字投影 尺寸:190 x 120 x 50 cm

為了適應線上畢業展,很多同學還要自己學習數字技術,將作品轉化成數字模型然后再放置在虛擬展廳中,對于很多沒有技術儲備的同學們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同時很多同學們只是將作品的圖像以及影像放置在了虛擬展廳中,對于他們來說確實是個遺憾,吳知聲就是其中一員,他沒有把自己的裝置變成虛擬模型,“因為我覺得我這個作品并不全算是雕塑作品,他的外表造型并沒有那么重要,所以我只是拍了照片和錄了一些環拍視頻。今年央美雕塑系36個學生,只有不到15個用3d模型去展示自己的作品,展陳方式確實受到很大影響。”

他一直在期待實體展示,可是一直沒期待到,于是就在自己家工作室里陳列展示,同時還拍了視頻,但作品還是不如在公共的一個空間環境那么有效。

目前,吳知聲還沒有返校,論文答辯是通過線上的形式進行的,能不能拍畢業照還不知道,他調侃道“可能要用到美院人必備的ps技術了”,相較于往年盛大的畢業典禮以及畢業展時期熱鬧的校園,吳知聲感覺還是會很失望,“每年這么熱鬧的畢業展,畢業季,畢業典禮,輪到自己畢業卻沒有感受到。遺憾是難免的。希望以后美院的畢業展越來越順利吧。”

與工作室同學去年冬天的滑雪居然是最后一次相見,吳知聲還是很期待開學與同學相聚的,對于他來說,“散伙飯”是必須要吃的,自己如果返校的話,第一件事就是和自己的同學聚會,半年沒有見了,畢竟朝夕相處那么長時間感情深厚。

就要走出校園了,對于畢業,吳知聲表示是自己一個挺明顯的轉折點,因為隨后他要出國留學,價值可能會產生一定變化,“不過我喜歡新的環境新的挑戰,充滿著更多的未知。”

梁梓涵:我們這屆并沒有那么特殊

梁梓涵來自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雕塑系,關于最難畢業季,他保持樂觀的態度,“如果說畢業生在當下有某些行動上受了限制,那么確實有一些困難,比如說在本專業中的開題、網絡會議以及實體展覽都受到了相應的影響,包括有一部分同學對繼續升學或面臨工作感到焦慮。但個人認為,這樣并不足稱為‘史上最難’,我們這屆并沒有那么特殊。我覺得目前的情況反倒是給本屆畢業生一次見證歷史的機會,一次難忘的畢業經歷。所以,盡量正面的看待它,以后會有諸如此類的事情等著我們。”

5ABpnneqG1mvkr2PAwmPHkxnBKKAjLWIzJfXV8uY.jpg

作者信息:梁梓涵 學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年份:2020 尺寸:尺寸可變 材料:綜合材料

對于梁梓涵來說,沒有什么是最難的,就看自己想不想做,身體是誠實的。面對畢業,他一直都遵從老師意見,完善知識儲備和調研工作,盡可能的把畢業創作與論文做好。

但畢業創作的過程還是比較艱辛的,最初學院并沒有給出明確要求,是要線上展覽還是線下,大家也都是按照實體展覽的方式進行著各自的內容。四月初的時候來了通知,確定了線上展,班上有部分同學一開始就是按照數字的方式來創作,他們受到的影響不大。另一部分是按照傳統的方式來進行創作,其中一小部分感覺時間不充裕,只能改形式了,梁梓涵就是其中一位。他最初用等大的方式來集合材料,后來改成精細小稿的制作,中間采用了數字雕刻的技術來進行輔助,之后進行修補、裝配、上色等工作。最終呈現效果還比較理想,從作品構思、命名、材料選取及制作過程都有不同層面的收獲。

作品創作完之后,面臨著展示的問題,在梁梓涵看來,線上展覽對于每一個專業都有不同層面的影響,其中,雕塑尤為明顯。眾所周知,雕塑是和環境產生聯系的,都不用提能不能看到幾個面的問題,就這一點而言,線上展永遠代替不了現場展示。

0fBHin4KuRmQmt0p5kvrhRZB3Fqhk31TQlHvSTe5.jpg

作者信息:梁梓涵 學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年份:2020 尺寸:尺寸可變 材料:綜合材料

Y53c9gYextPlAIXlkNoj1Hrp9bIh5bXMypHxuidQ.jpg

作者信息:梁梓涵 學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年份:2020 尺寸:尺寸可變 材料:綜合材料

2et8gORYaZiR4BRgtueny8y1nThFBZostrIJ7Yx4.jpg

作者信息:梁梓涵 學校:清華大學美術學院 年份:2020 尺寸:尺寸可變 材料:綜合材料

為了線上展示,梁梓涵也進行了數字化的轉換,“在此期間,大家也都是在不斷的嘗試,試圖用最好的展覽效果呈現給觀眾。但技術上確確實實受到了一些限制,每個學校所采用的方式不同,比如我們學院(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采用的是自家研發的“2.5D展覽”形式,雖然折扣了一些專業的展覽效果。但左思右想后,目前情況下這是學院給學生的最佳方案了,有些遺憾是在所難免的。”

6月16日梁梓涵將會返校,他講到自己比較戀校,希望能多留一些影子,因此,對于即將到來的畢業照拍攝還是非常期待的,同時,他還講到,清華大學美術學院今年還會有畢業典禮,只是自己的父母不能參加,有些小遺憾。

對于即將畢業的梁梓涵來說,“藝術沒有畢業,我們一直在路上。(轉自導師的話)對此,我非常認同。”

吳季蕾:更珍惜在大學里生活的日子

疫情打亂了中國美術學院畢業生吳季蕾對本學期原有的規劃安排,給畢業增加了一些難度,但她對所謂的“史上最難畢業季”還是持樂觀態度的。在她看來事物都有兩面性,與其著眼在“難”上給自己徒添壓力,倒不如更積極一點地準備畢業。并且部分線上學術資源的開放、在線課程培訓等其實也給予了我們更多新的選擇。

UQNB1MkaIHMDxNVO3XPB2Ju4oeq8FX36tfFuGUUt.jpg

中國美術學院吳季蕾 畢業設計花絮 觸覺

JH30H50zd4NPblzuEccfHDXWq7XgD4HKEd2eDZXL.jpg

中國美術學院吳季蕾 畢業設計花絮 視覺

“由于我們的畢業設計從居家學習期間就開始了,所以今年的畢業設計不同于往年以小組為單位,更偏向個人獨立完成,與老師、同學之間的溝通交流大多通過線上方式進行,線下考察活動也不太方便推進,所以最難的可能是這些外在因素導致個人思考方案時存在一定的封閉性。”吳季蕾講到。

居家期間她寫完了畢業論文,最近已完成了答辯匯報,目前正在推進畢業設計創作和設計制作,基本在穩步推進中。

關于畢業創作,她表示,今年將以《共同生活》為主題開展第二屆之江國際青年藝術周活動,“學院則進一步確定了‘危機設計 設計危機’的畢業創作方向。確定主題后,‘我從共同”‘生活’‘設計’‘危機’等為關鍵詞切入,思考人在生活過程中遇到危機的共性狀態以及如何通過設計來表達,最終確定了圍繞‘哭’為主要內容的創作。”

BUng7LGSDmZgTYUQEh4K8xe7EHU5I6cvPsPJRvDb.jpg

中國美術學院吳季蕾 畢業設計花絮 味覺

Q5LkWevWQSXJqkKkYQTNP5HSqoDBRNhYx9Q0H64H.jpg

中國美術學院吳季蕾 畢業設計花絮 味覺

居家期間吳季蕾完成了文本撰寫工作,并經過思維導圖等方式進行邏輯梳理后提出:“‘哭’是人們在生活中面對危機時能夠體現個人狀態的信號”的觀點,于是選擇從人可接受信息的“五感”(視覺、觸覺、嗅覺、味覺、聽覺)角度,以“Design Thinking”為工具,對“哭”進行設計解讀,進行畢業創作設計。返校之后就開始了實物的制作。

從基礎的圖片、文字內容,到視頻制作、互動程序引入,在創作的時候吳季蕾就考慮到線上展示的要求,在作品的內容和形式上進行調整。

她認為線上展是與新時代及當前社會現實情況相適應的一種變通甚至是發展。傳統線下畢業展的展出空間、展覽時間等都有一定的限制,而線上展示卻能突破這些限制條件,讓更多人了解到我們通過畢業設計表達出的思考、想法。更多的關注的確會給予我們一定的壓力,當然也就有了更充足的動力激勵自己將畢業設計做的更好。

“線上展示其實就是一種非常積極的、能夠為社會帶來‘美’的方式,能夠讓大家以更便捷的方式認識、了解藝術與設計,通過‘互聯網記憶’給予了畢業創作永恒的生命,這是一種‘社會美育’的表達形式,也成為了我們可以留存的紀念。”

YJH2txuW6doVwnJJh3aopFBmLs1qjHbXQsElhFza.jpg

中國美術學院吳季蕾 畢業設計花絮 嗅覺

當然,吳季蕾也很期待實體展示!“畢業展”三個字于自己而言,不僅是“儀式感”,而且美院人是“畢業季”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設計”是與人相關的內容創作,“我從‘五感’切入做的畢業創作,比如嗅覺、觸覺等表達等交互,還是需要在現實中才能夠感受到的。目前我們正在結合學院統籌安排,積極籌備實體展示的過程中,雖然可以預想布展的辛苦,但是我依然心懷期待。”

目前吳季蕾已經安全返校。掛著“最難的一屆畢業生”頭銜,她從返校第一天起連續拍了一個月的Vlog來記錄自己的返校生活。返校后,信息登記、健康碼填寫是必要流程,她感覺學習、工作的節奏與曾經的校園生活并沒有非常大的不同,但從自己的Vlog中,又會發現生活中幾乎處處都有受到疫情影響的痕跡。這樣的親身經歷也讓吳季蕾覺得應該更珍惜在大學里生活的日子。

吳季蕾的論文答辯是線下舉行的,但是一個班的同學被分成了兩組,大家基本都戴著口罩進行答辯、交流。“答辯”帶來的“緊張感”仿佛被戴著口罩的呼吸不暢放大了。而對于畢業照,目前還在等待學校的通知,她非常期待能夠拍攝畢業照。

“中國美術學院的學位服是自行設計的畢業正裝,學位服色彩設計以中國五方正色展開,學士畢業裝配黃綠色胸片,蘊涵‘如木在林’之意,襟懷四扣,象征四載春秋。所以對于我們而言,穿上學位服不僅是畢業的一個儀式,還包含了母校對我們的殷殷期許。”

同時,畢業典禮的具體安排也在等待學校的通知。如果沒有畢業典禮,勢必非常遺憾,畢竟這是人生中具有紀念價值甚至唯一性的一次典禮。吳季蕾期盼學校能兼顧防疫防控現實情況,做出最合理的安排。

作為班委之一,吳季蕾希望能夠在確保安全的情況下組織畢業聚餐。雖然同學之間在線上依然能夠保持溝通,但此時一別,能在和大學四年共同學習、成長的伙伴有一個團聚的契機便不容易了。

關于畢業,吳季蕾表示,“畢業”是我們生活中的一個節點,在這個節點上,我們需要做出一些選擇。同時,“畢業”二字背后害包含了身份變化、事物交接……這些都能夠讓我們快速地成長。

馬亦超:要留一張此生不可重復的紀念

在四川美術學院的四年里,馬亦超學會了享受孤獨,享受每一件作品的創造過程,即使奔波忙碌,但也無怨無悔。只因為它,會讓他在川美校園的學習生活中充實而幸福。

畢業創作的三個月里,馬亦超不斷摸索,不斷借鑒,最終完成了兩件3米5的作品。可能在線上展大字作品的圖片效果不是從現場看所能比擬的,但是為了自己曾經的夢想,馬亦超還是堅持了下來。每次作品的創造總會給予他啟發和提升。作品的創造都是建立在傳統的基礎之上,都有源頭可找,根基可尋,所以真正的扎根碑帖是一件優秀作品的創造最不可少的關鍵因素。

zhykdlEPgtSKTlmSgDIy3vOhBHnlphknvzmScQAZ.jpg

《歐陽修文選》局部

p4iz6Vql6YJPCbJ7l1h00OHjCE2MrKgBWoPLvxiA.jpg

《前赤壁賦》局部

“感謝四年里諸師的教誨,同窗的陪伴。前程未知,但不忘初心才能方得始終。”

關于畢業,在馬亦超看來,稱作“史上最難”是不準確的、或者說是不合適的,因為從另一方面來說,自己以及同學們有了更多的獨立的思考空間和充足的線下創作準備的時間,它從某種意義上講未嘗不是一個好的機遇。

要說“難”的話,在于創作中遇到的一些問題需要去和老師溝通的時候,面對面溝通肯定會更好于線上的交流。

目前,馬亦超已經返校,返校后他最大的感受是時光匆匆,應當活在當下,盡可能去享受創作、享受挫折、享受生活。畢業照拍攝的時間定在了6月16日,對于他來說,“恩師的點撥與同窗的陪伴以及網紅校園,我們一定要留一張作為此生不可重復的紀念。”

BumtoTWK0z0HGOeoN2SDs01RB0G1uN9IDpqqehZO.jpg

馬亦超《董其昌書論一則》300cm×50cm  紙本水墨

65aUYktfc0aou9UJatfXdtajLoY94MyQ2xIxun2G.jpg

馬亦超《歐陽修文選》270cm×35cm  紙本水墨

28ap7ylK8978IX4MM3CFPMHfK5Le6o7Fn0Vn1IcB.jpg

馬亦超《前赤壁賦》343cm×100cm  紙本水墨

INnlSLFizc7jueAafZhxitLQaOdFS54d0HfN87YH.jpg

馬亦超《書論節選》180cm×70cm  紙本水墨

畢業典禮不能舉行,馬亦超感到非常的遺憾,校長撥穗這個環節從他進大學就一直在夢想著的絢爛情景。它不僅僅是代表了學生的畢業,更是學生從懵懂走向成熟的一個象征。

而畢業對于馬亦超來說,是人生中不可重復、不可逆轉、影響一生的,讓人想起就能微笑、感慨的時光。

鄭新皓:一直在為畢業創作做準備

鄭新皓來自西安美術學院,他也并不認為這是最難的一屆畢業季,要說有困難的話,也是相對于往屆來說困難的點可能有所不同,但這并不代表著往屆的創作就是相對簡單,“我個人感覺每一屆在畢業都不是十分的輕松的,再者今年的情況雖然特殊但是對我而言我更加期待其中的挑戰與機遇。”

jxGNZU5oM2MRyov5MObRCwqXanIDZNLsrTcjkJxX.jpg

鄭新皓畢業創作

tJkS6PZekSxprcVWVzH4Md8a5OzPNkXLMDXkSB3v.jpg

鄭新皓畢業創作

對鄭新皓而言可能最困難的,是關于制作和實踐的階段,因為疫情的原因導致無法正常的回到工作室以及遠距離的移動,不過正因如此才更有挑戰性,在最少的影響作品呈現的基礎上去通過別的方式與可能性進行創作。

因為實踐的時間有所縮短,所以時間的安排對鄭新皓很重要,整個創作時間階段和拍攝,后期的規劃,鄭新皓一直在做著準備。尤其是遇到了線上展,他通過對實物空間的拍攝與鏡頭語言、聲音的輸出和對整個片子的控制,盡量去彌補觀眾無法在現場感受而損失的效果。

t6Q5UAsHafVSbdcqNeRKdrsytt7lTKqyT8bidiND.jpg

鄭新皓畢業創作

JGzjQyMpN99Pzr0Ig8AzJ4UEJwLVlfrE2tBNynjH.jpg

鄭新皓畢業創作

PG3rLJi4kdQM5lWPpj8pG5iojrAA3DPPJY8aMxO8.jpg

鄭新皓畢業創作

鄭新皓現在還未返校,6月底的時候會返校,但會不會拍畢業照還是個未知數,而在談到畢業時,他表示,“對于這次的畢業展我也是帶著不同于往屆的眼光去看待,我不認為線上展覽這是一件壞事相反我很樂觀,我覺得首先發覺了關于展覽的新的可能性,再者就是在這個過程中我覺得更加考驗和鍛煉我們的應變能力,與作品的數字轉化能力,并且讓我們充分調動自己的主觀能動性去解決在創作中遇到的現實問題與作品本身的問題,而在解決的過程中或許又會發現新的可能性并發展成為更好的作品與自己,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曾婧婕:會和同窗來一場正式的告別

最難畢業季,在廣州美術學院曾婧婕看來,是有利有弊的,一方面缺少和老師的直面溝通,從溝通效率和進展上來說不如往年,另一方面,在家的這段時間也讓她更加清醒的審視自己,對自己的生活和學習是一種完全的主動安排,而不是像之前一樣被各類事物推著往前走。

如果說難的話,曾婧婕覺得比較難的是對自己的生活安排,每天怎么樣有條理的完成日程事物,怎么樣利用這個空檔去提升和充實自己。“我們在被迫慢下來腳步的情況下,怎么樣去安排自身對于我來說是一個每天都需要反思的事情。”

曾婧婕目前也沒有返校,她的論文是線上答辯的,“可能相較于線下答辯,大家也沒有那么緊張,都還挺放松的。最后的合影留念也還蠻特別的。”

沒有了畢業典禮,畢業照也不知道會不會拍攝,曾婧婕感覺還是還挺遺憾的。她講到,往年看學長學姐們的畢業典禮時,就想象輪到自己會怎樣,突然一下沒了這個,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失落的。感覺缺少和自己大學生涯告別的一個儀式感。

同窗4年,她還是會和同學們吃個“散伙飯”,來一場正式的告個別。而關于畢業,在曾婧婕看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吧。每個人都是順著時間走的,我現在自己站在這個時間節點上,要邁入下一個階段也是順其自然。

趙梓旭:感謝每一個陪伴并給予自己鼓勵的人

魯迅美術學院的趙梓旭,為了給自己的本科階段劃上一個句號,非常努力的準備自己的畢業創作,但因為疫情的原因,現實還是給她造成了很大的困擾,“剛開始發布隔離通知的時候我身邊沒有任何繪畫的工具,后來快遞物流恢復后才逐步購買齊備。一開始在家進行繪畫的時候其實是有一些不習慣的,溫馨的氛圍和工作室平時那種嚴肅之間的對比還是挺大的。但是漸漸的話就適應過來了,感覺其實在家創作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7sP51lZBThtg9fFwcce4EkP9vHfG7un3CTQsqwtS.png

趙梓旭畢業創作

對于她來說,如果說今年的畢業季有什么是最難的,應該是“家的舒適環境吧,有一些時候是在和自己的懶惰和拖延做斗爭。”

疫情之后,趙梓旭已經返校,進到校園,她感覺有一種“哇,好久的假期歸來”的感覺。對于畢業照她非常的期待,因為畢竟是對大學生活一個回憶性的標志。但是如果因為實際情況無法拍攝也是沒有辦法的,以后會考慮線下相約拍攝。當然,她也很期待自己穿上學士服的樣子,同時,幾個很要好的朋友之間可能也會聚一下,但是也沒有辦法確定,畢竟現在大家的事情都挺多的。

ecIQdWKoOKG94rRWNwzK5euMfG4yJGjNQXM1w1mm.png

趙梓旭畢業創作

而關于畢業,趙梓旭表示,內心上其實挺平靜的,沒有很激動也沒有很失落,可能由于這次畢業季和以往的不同,自己更加認識到本科其實是自己旅途中的一截車廂,借用一句網上很流行的話,有的人會上車,也有的人會下車,但是自己要對每一個陪伴自己給予自己鼓勵的人抱有感謝的態度。

【結語】聽了同學們的敘述,其實所謂的“最難畢業季”也并不是那么的“難”,最難的還是每個個體在面臨問題時的抉擇與心態,同時也被同學們的樂觀感動,借用馬亦超同學的話“感謝四年里諸師的教誨,同窗的陪伴。前程未知,但不忘初心才能方得始終。”愿同學們能夠前程似錦,越來越好。

掃一掃,下載APP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千炮捕鱼单机饭 恒瑞行配资 广西快3 幸运28加拿大 上海11选5真准网 贵州快三今天开奖直播 股票配资官网富豪配资 福彩快三网站 贵州快3奖结果走势图 在线配资上上盈实盘配资 内蒙古快三跨度和值走势图 海南飞鱼彩票直播 福建体育彩31选7中 北京快乐8软件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 广东快乐十分历史记录 江西11选5五行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