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正文

性侵未成年人案多發于旅館等場所,“孩子開房”怎么管?

2020-06-19  |  來源: 正義網  
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多發生在旅館,幼女被引誘開房,未成年人醉酒后被背進旅館房間遭受性侵……記者調查獲取到的多種信息,指向“未成年人開房”這一話題。
導語

性侵未成年人案件多發生在旅館,幼女被引誘開房,未成年人醉酒后被背進旅館房間遭受性侵……記者調查獲取到的多種信息,指向“未成年人開房”這一話題。

在旅館,怎樣才能更好地保護未成年人?近日,兩地檢察機關不約而同地出手,要求旅館前臺從業人員“多留一個心眼”。記者采訪檢察官、法學專家及旅館從業人員,聽到了一些不同的答案。

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多發于旅館等場所

浙江省杭州市西湖區檢察院第六檢察部主任鄭蕾回憶起自己曾經辦理過的一些案件:有女生在旅館房間被兩個男同學輪奸,三人入住時均身著校服;有幼女在酒吧醉酒后被男子背進旅館的房間性侵,搪塞說“等喝多的朋友醒酒再登記”就順利入住。

“許多涉未成年人的犯罪案件都發生在旅館房間里。”不約而同關注到這一情況的,還有四川省廣元市檢察院第六檢察部負責人周瑞。去年以來,廣元發生多起在旅館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多為未成年人被一人或多人灌醉后,在神智不清的異常情況下帶至旅館侵害。

“被告人在酒店賓館內實施性侵犯罪的案件最多,占比為61.3%。其次為路邊、樹林或草坪、車內、KTV包廂等地。”今年2月,周瑞著手進行類案調研時,關注到最高法信息中心、司法案例研究院2016年曾發布的性侵類犯罪司法大數據專題報告。與此同時,他梳理2019年1月至2020年4月廣元市檢察院辦理的性侵未成年人案時發現,在旅館性侵未成年人的案件占比達25%。

檢察機關走訪公安機關,分批與200余家旅館業主座談了解情況后發現,一些旅館及其從業人員對未成年人保護意識不強,存在值班巡查、訪客登記、入住人員不得私自留宿他人等規定落實不到位等問題,違規接待未成年人現象突出。然而,就在緊鑼密鼓地調查時,當地又發生了兩起類似案件,其中包括引誘介紹未成年人在旅館賣淫案,再次敲響了警鐘。

旅館從業者:

多數時候不在意顧客是否未成年

記者查詢北京、浙江、四川等多地旅館業治安管理相關規定,各地對旅客驗證登記、來訪管理等均有明確規定,但涉圖像信息、登記信息保存等又有差異。2017年2月,公安部發布《旅館業治安管理條例(征求意見稿)》,向社會征求意見。

對旅館行業從業者來說,現行《旅館業治安管理辦法》規定的前臺賓客住宿登記制度是一門必修課,但未成年人開房問題是一個完全陌生的話題。

“如果我不讓他入住,那他不就去別家住了嗎?”一位酒店資深從業人員王一(化名)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只要攜帶身份證、戶口本等有效證件即可入住。如果都沒有帶,則需要顧客去派出所辦理臨時身份證明。

日前,上海市政府官網公布《上海市旅館業治安管理實施細則》立法后評估報告,其中調查問卷顯示,85.94%的被調查執法人員認為,在沒有成年人陪同的情況下,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不可以單獨入住旅館。8.84%的受訪者認為其可以入住。該評估組認為,今后在修訂時擬考慮規定允許16周歲以上未成年人單獨入住旅館。

而王一直言,只要顧客處在神智清醒的狀態下,旅館前臺一般不會過多盤問,不會特別在意顧客的年齡,大多數時登記身份證都是“一掃而過”,不關注是否是未成年人。除非遇到長相特別稚嫩的孩子獨自來住宿時,才會和公安機關及時溝通。

“有的成年人帶著未成年人來開房,說是姑父、姨父,我們也沒辦法核實。”王一說,現在的孩子都比較早熟,“直接詢問對方的關系,會讓顧客覺得比較尷尬,可能影響生意。”

如果有人帶著醉酒的女孩去開房,旅館會放行嗎?王一曾經遇到類似的情況,他選擇按照慣例對照身份證件,同時核實顧客能否流利地說出女孩的名字。“但其實沒有多少可用的核實手段,旅館現在能做到的太少了。”他還透露,大多數酒店在登記入住方面都比較正規,但也有一些小旅館可能對醉酒者不登記就能入住,或僅使用學生證也可入住。

檢察機關出手:

未成年人開房旅館需報備

如何避免旅館、酒店被不法分子利用,成為侵害未成年人的法外之地?檢察機關將目光投向了旅館業,聚焦兩種情況——成年人帶未成年人開房,以及醉酒等異常狀態下的未成年人開房問題。

5月20日,廣元市檢察院與市公安局、教育局等十部門召開“加強未成年人保護”暨“打擊侵害未成年人犯罪專項行動”聯席會議。會上,該院向市公安局公開送達檢察建議書,建議進一步加強對旅館業規范化管理,建立健全未成年人入住旅館監督、保護機制,堅決遏制在旅館侵害未成人案件的高發態勢。

這封檢察建議書中明確提到,要推動建立未成年人入住旅館強制報告制度。“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在沒有監護人或者監護人委托的其他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陪同,又無法及時與監護人或者所在學校取得聯系的情況下入住的,旅館及其從業人員應當向當地公安機關報告。”周瑞介紹說,旅館從業人員發現醉酒等異常狀態入住的未成年人,應加強安全巡查,及時向當地公安機關報告。

“如果能夠在旅館前臺多設一道關卡,及時發現異常情況,進一步詢問了解,并加強安全巡查,或能讓這類案件大幅減少。”鄭蕾常常在想,事后監督不能少,事前防御更重要。“除了‘對癥下藥’,通過制度建設號召更多的職能部門一起發力,或許能真正解決這個困境。”

經過一段時間的籌備與溝通,杭州市西湖區檢察院主導并聯合區公安分局等十部門于5月25日聯合會簽《關于建立未成年人“三不宜”行為處置制度的意見》(下稱《意見》),進一步規范處置未成年人“三不宜”(意為“進入不宜場所、從事不宜職業、開展不宜活動”)行為。

“發現攜帶未成年人特別是不滿14周歲兒童開房的,或者未成年人單獨或多人要求開房的,相關前臺登記部門除按規定嚴格履行登記手續外,需進行‘三詢問一報備’。”鄭蕾解釋道,即詢問相互關系、開房目的、監護人是否知情,并及時向屬地派出所報備。如發現可疑情況,應及時報警。

《意見》指出,屬地派出所在收到相關報備后,應及時開展調查,核實未成年人的監護人是否知情和同意,對于可疑和異常情況應立即出警調查,并就相關情況向聯合管理小組報備。

“‘三詢問’是常態化要求,針對所有未成年人開房情況都適用。但是否報備,則需要店家初步審查,如果遇到諸如爛醉如泥等可疑情況應該報備。”鄭蕾也談到,如果是十六七歲未成年人雙方談戀愛自愿去開房,法律上不能對此情況進行限制。“關于具體的實施細則,我們已多次在旅館前臺人員培訓班上進行專題授課。”

兩地檢察機關不約而同關注到這個問題,并用不同方式督促監管,引起了北京青少年法律援助與研究中心主任、致誠律師事務所主任佟麗華的注意。他表示,檢察機關在案發后就一些漏洞發出檢察建議,督促行政機關履職;和當地行政執法部門會簽一些政策性文件,建立互相合作的機制,都是檢察機關非常好的做法,值得推廣。與此同時,他也提醒,行政執法部門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檢察機關履行法律監督職能,督促行政執法部門更加積極主動作為,就能有效減少對孩子們的傷害。

重在落實:

線索舉報機制 納入從業考試

對比兩地檢察機關的做法,記者注意到一個相同點,即雙方都提到了保障落實的條款,做深做實“后半篇文章”,讓相關的規定更加有力。

廣元市檢察機關建議,建立旅館業違規接待未成年人線索舉報機制,公民入住旅館時發現旅館違規接待未成年人的,及時向當地公安機關舉報;相關部門在執法辦案過程中發現旅館違規接待未成年人線索的,及時向當地公安機關移送。據了解,廣元公安機關已于6月4日將檢察建議內容細化后下發。截至目前,還沒有旅館違規接待未成年人的數據。

而杭州市西湖區檢察院則明確成立多部門的聯合管理小組,對“三不宜”所涉管理內容進行定期檢查、不定期抽查、接受舉報等,發現問題后在各自職能范圍內進行有針對性的教育、規范和處罰。目前,首次聯合管理行動已經完成。

記者了解到,“三詢問一報備”的內容已列入了西湖區旅館前臺從業人員培訓考試重點,從業人員只有考試合格后才能持證上崗。目前檢察機關已多次參與專題授課。派出所也設置了旅館專員,將所有片區的從業人員都納入微信群中,暢通報備核實渠道。

王一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上述檢察機關的做法頗具社會責任感,旅館行業應大力配合,但也希望各部門加強通力合作,用大數據等系統來完善預警機制,而不僅僅將旅館作為第一道防線。

此外,周瑞還談到一些在推進工作中的問題。“法律法規及行業規范在未成年人入住旅館保護方面相對缺乏,限制未成年人入住旅館沒有法律依據;只有省一級人大常委會可以設定警告或者一定數量罰款的行政處罰,目前基層的監管力度不足。”周瑞相信,這些做法能夠讓不法分子打消在旅館侵害未成年人的想法,切實減少侵害未成年人的案件發生,從各個方面全方位地保護未成年人茁壯成長。

專家談:

開闊未成年人司法保護的視野

2013年發生的校長帶女生開房案引發社會高度關注,一直讓佟麗華記憶猶新。“當時明顯暴露出一些問題,比如犯罪分子引誘未成年人到旅館、酒店等地進行侵害。”佟麗華認為,應將規范未成年人開房問題盡快提上立法的議程。

“如果將來有一天,大家都知道成年人帶未成年人開房需要證明雙方的關系,會讓不法分子有所顧忌,這種法律上的規制能避免孩子在旅館等場所遭受侵害,那就是非常有必要的,這也是一種對未成年人權益的保障。”佟麗華對記者說。

對此,也有一些人提出質疑,未成年人開房等情形并未違反現行法律規定,何必監管?佟麗華表示,我國對未成年人開房問題的管理力度還有待加強。如果完全“一刀切”地禁止未成年人開房也不現實,應該充分調研在立法上進行分類規范。比如,未成年人去開房,應該取得監護人的同意;成年人帶著未成年人去開房,旅館經營者應盡量了解對方的身份,發現可疑之處立刻向警方報備。

近年來,未成年人檢察部門常常通過類案分析研判,對某一類社會現象進行監督,貫徹未成年人最大利益原則,比如校園“清煙行動”、打擊黑惡勢力向未成年人滲透等。未成年人檢察部門正在保護未成年人方面發揮積極作用,這樣的走向與佟麗華的想法不謀而合。

“檢察機關聯合相關部門在全國推動“一站式”辦案取證機制、侵害未成年人案件強制報告制度、性侵害未成年人違法犯罪信息庫和入職查詢建設,都是非常好的探索方向,完全能打造成為具有中國特色的少年司法制度,在國際上也能具有重大意義。”佟麗華表示,傳統意義上的未成年人司法保護,通常被理解為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和未成年人被侵害案件,但實際上案件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們不僅是要打擊犯罪、保護那些權益受到侵害的孩子們,還要將未來工作的重點放在預防侵害上。”

佟麗華認為,未成年人檢察部門正在逐步突破傳統司法機關對單一案件的關注,將視野放在關乎整個未成年人成長的高度上,督促行政執法機關積極履職,優化所有未成年人的成長環境。“將眼光聚焦于所有未成年人的健康成長,這才是中國少年司法制度、未檢制度最大的價值和意義。”

掃一掃,下載APP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千炮捕鱼单机饭 手机白城52麻将能下外挂 基金资产配置比例 上海申城棋牌客服 内蒙古快三玩法 福利彩票上海时时乐 今晚开什么特马资料26 闲来贵州麻将苹果版本 彩票幸运农场玩法 广西快乐双彩官网 微信怎么股票群 神来棋牌官方网站 甘肃十一选五今日号码推荐 浙江6+1 捕鱼平台注册送金币 宝博棋牌官网电话 澳门正规赌场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