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正文

《三叉戟》原著作者呂錚:曾有人說寫老炮兒沒流量

2020-06-08  |  來源: 中國新聞網  
近幾年來,涉案劇正成為平臺和觀眾的新寵,這一類型劇的主角也開始趨向年輕化,關于中年人的故事逐漸失落。
導語

  近幾年來,涉案劇正成為平臺和觀眾的新寵,這一類型劇的主角也開始趨向年輕化,關于中年人的故事逐漸失落。

  最近播出的電視劇《三叉戟》似乎是個反例,它講述了三個臨近退休的中年警察重出江湖的故事,網友送名“披荊斬棘的叔叔”。自播出以來,這部劇的收視率也一路走高,豆瓣評分8.3分。

  三位快退休的老警察有什么看頭?中新網專訪了《三叉戟》的原著作者兼編劇呂錚。他透露,其實《三叉戟》在創作之初并不被人看好,曾有人告訴他“寫三個老炮兒沒有流量”。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三叉戟》海報

  三個警察老炮兒

  作家呂錚是80后,23歲開始創作小說,至今寫了14部,包括《黑弈》《迷網》《警校風云》《巴士警探》《仨警察》《名提》《獵狐行動》等。

  《三叉戟》是他的第12部小說,三個老炮兒的故事在他腦子里裝了三年,到最后他感覺自己都快要“炸了”,整天活在主角的世界中。于是,在《獵狐行動》完成后,他花了1個多月時間把故事“釋放”了出來。創作的過程很順暢,順暢到中間沒有任何停頓。

  這并不是呂錚第一次寫老警察。前幾年,呂錚姥爺因癌癥去世,但老人非常堅強,進入癌癥晚期后仍堅持了三年。當時呂錚就想:“如果我只剩6個月的生命,我能干什么?”后來他就寫了《贖罪無門》,一個60歲的老警察用最后6個月去破案的故事,這部小說后被張國立改編為電視劇《愛的追蹤》。

點擊進入下一頁

《愛的追蹤》海報(改編自《贖罪無門》)

  那時呂錚只有30歲,故事寫完很有成就感,但他始終覺得離想要表達的層次還很遠。在他心中,老炮兒那個坎兒一直沒過,直到遇見《三叉戟》。

  《三叉戟》共24萬字,呂錚剛寫到4萬字時,就有影視公司聞風而動,提前買走了影視版權。然而他卻沒有任何興奮,甚至有些茫然。在他看來,這部作品與之前的《名提》相比,并沒有明顯的進步。“是不是淪為行活?”呂錚心中存有疑問,他說自己能按照《三叉戟》的模式再寫個四五部。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三叉戟》作者呂錚

  “三叉戟”有原型嗎?

  作家呂錚還是一名人民警察,這是他與其他作家的不同之處。2000年,呂錚參加公安工作,在警察生涯中干了十六年的經濟犯罪偵查。經濟犯罪案件較為復雜,背后往往隱藏著各種動機和內情,有的甚至試圖把公安機關當槍使。剛干經偵時,就有前輩提醒呂錚,小心賊喊捉賊。

  在經偵領域摸爬滾打了十六年,呂錚養成一種習慣,不要就事論事,而是站到比它更高的地方看原貌。這個習慣也延續到創作中,他寫《三叉戟》,寫的不只是三個老警察,還透過三個人寫社會和時代的變遷。

  《三叉戟》中,三個老炮兒也曾讓人聞風喪膽,但隨著年歲漸長,警隊新人輩出,老炮兒早已不復往日風采。這背后有個人的得失,同時也代表著一代人的落寞。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三叉戟》劇照:崔鐵軍(陳建斌飾)、徐國柱(董勇飾)、潘江海(郝平飾)

  呂錚一位師父曾教給他兩句話,“別拿人當人,別拿事當事”。說的是一個警察的淡定感。碰到再強大的敵人,也不要怕他,他舉例,進入一間屋子,沒人給你搬凳子,你得自己搬把凳子坐下,不光坐,還得坐舒服了,這樣才能用平等的語言交流,才能控場。

  呂錚說,三個老炮兒雖然沒有直接的原型,但可以說是所有帶過他的老同志的高度融合。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三叉戟》書封

  “寫三個老炮沒有流量”

  作家呂錚也是編劇呂錚,他和編劇沈嶸一起,將《三叉戟》改編成劇本,這個過程他稱為“破圈”。

  起初,《三叉戟》在創作之初并不被人看好。有人告訴呂錚,寫三個老炮兒沒有流量。也有人建議他,應該把三個人各寫一個故事,這樣就可以有三本書的版權。

  但呂錚覺得特沒勁,他不明白,到底是市場造就了作者,還是作者去給市場可能性。他沒看過多少國產涉案劇,不是不看,而是實在受不了。很多劇講究大場面,一上來就是直升機、特警,一幫人抓一個犯罪嫌疑人。從警察視角來看,這有點缺乏常識。

  在他看來,涉案劇還是需要門檻的,譬如法律知識、警察的內部邏輯、公安系統的邏輯等等。創作時可以天馬行空,但所有的細節必須在法律的框架下。

  沈嶸是《余罪》的編劇,他和呂錚生日只差兩天,倆人都面臨著“中年危機”,在創作上也有類似的困惑。所以,創作《三叉戟》劇本時,倆人一直憋著一股氣,他們想看看,按照他們的路子寫,觀眾到底能不能買單。

  他們的合作很順暢,沈嶸負責“飛”,呂錚負責“拽”,從項目開始到拍攝完成總共花了一年零三個月。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三叉戟》劇照

  《三叉戟》的第二部叫《縱橫四海》

  除了編劇,呂錚還兼任《三叉戟》的顧問。劇組專門建了一個微信群,用來實時溝通細節問題,比如錦旗長什么樣,上級領導都穿什么衣服,真正的審訊室是什么樣等等。呂錚都會一一解答,雖花費不少精力,但他認為,這樣才能避免《三叉戟》走回頭路。

  三個老警察的形象也與以往有所不同,呂錚形容為“犬、狼、狐”。崔鐵軍是犬,見多識廣,知道規矩,對組織忠誠;徐國柱是狼,寧折不彎,人狠話不多;潘江海是狐,能72變,善于與人打交道。

  呂錚說,這才是警察的原生態。“警察都復雜,警察并不像很多影視劇拍的那樣臉譜化,要么硬邦邦冷冰冰,要么特別痞,我覺得都是不可能的。”

點擊進入下一頁

《三叉戟》劇照

  不過,電視劇和小說又不同,他們將《三叉戟》定位為跨年齡段的國民大戲,為此做了不少取舍,削弱了原著冷峻的氣質,向大眾審美靠攏,導演劉海波還加入了輕喜劇的元素,使角色的互動更有意思。這樣的處理吸引了不少年輕受眾,有網友親切地稱他們為“中年天團”、“披荊斬棘的叔叔”。

  目前,小說《三叉戟》的第二部《縱橫四海》已經完成。呂錚透露,這部小說講的是“三叉戟”年輕時的往事。與《三叉戟》第一部的落寞相比,《縱橫四海》更加理想化、浪漫化,讀起來可能會有種錯位感,“他們曾經認為未來會變成那個樣子,但是時間特別殘酷,每個人都會落幕”。

  在呂錚看來,這可能是人類共通的感受,每個人都必須找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而劇中的“三叉戟”正在完成這個尋找的過程。

掃一掃,下載APP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千炮捕鱼单机饭 股票开盘前可以买入 安徽快3是合法的吗 今日湖北快三走势图 股票什么时候开盘 河南22选5最近30期 河北快三分析预测 幸运赛车选号技巧心得 浙江6+1开奖结果 加拿大快乐8软件走势图 吉林11选五开奖结果手机版今天 赌博摇骰子怎么猜单双 精选好彩26天天好彩 秒速赛车正版网址 0c40百家乐 真钱手机游戏 私募资产配置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