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正文

【精品推薦】吳昌碩《1900年作 富貴壽石》

2019-11-12  |  來源: 美術傳媒  
他是“后海派”代表,為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長,與任伯年、蒲華、虛谷合稱為“清末海派四大家”。其集“詩、書、畫、印”為一身,融金石書畫為一爐,被譽為“石鼓篆書第一人”、“文人畫最后的高峰”。
導語

學我,不能全像我。

化我者生,破我者進,似我者死。

——吳昌碩

他是“后海派”代表,為杭州西泠印社首任社長,與任伯年、蒲華、虛谷合稱為“清末海派四大家”。其集“詩、書、畫、印”為一身,融金石書畫為一爐,被譽為“石鼓篆書第一人”、“文人畫最后的高峰”

在繪畫、書法、篆刻上都是旗幟性人物,在詩文、金石等方面均有很高的造詣。吳昌碩在日本稱之為印圣,與書圣王羲之、畫圣吳道子、草圣張芝齊名。

吳昌碩繪畫的題材以花卉為主,亦偶作山水。前期得到任頤指點,后又參用趙之謙畫法,并博采徐渭、八大、石濤和揚州八怪諸家之長,兼用篆、隸、狂草筆意入畫,色酣墨飽,雄健古拙,亦創新貌。其作品重整體,尚氣勢,認為“奔放處不離法度,精微處照顧氣魄”,富有金石氣。講求用筆、施墨、敷彩、題款、鈐印等的疏密輕重,配合得宜。

本期賞析作品吳昌碩《1900年作 富貴壽石》。

備注:徐邦達題邊跋,孫葆義題簽條。

此軸作于清光緒二十六年庚子,時年五十有七。此幅為吳昌碩典型的大寫意花卉,取法金石,筆力老辣,構圖新穎,用色明艷,寫出紅花怒放姿態,畫風渾厚古拙。吳作畫較治印、書法晚,此作成于1900年,畫作比之晚年“略為淡冶”(徐邦達語)。此外,徐邦達也在邊跋里提到此作落款“吳俊卿”的緣由。其時仍身處晚清,尚未署后來為人熟知的“昌碩”二字。

(局部) 

他把書法、篆刻的行筆、運刀及章法、體勢融入繪畫,形成了富有金石味的獨特畫風,也成了影響近現代中國畫壇的直抒胸襟,酣暢淋漓的“大寫意”表現形式。

(局部) 

吳昌碩曾自言:“我平生得力之處在于能以作書之法作畫。”

作為海派繪畫的創立者,他的藝術對于中國近現代繪畫的發展產生了巨大而深遠的影響。

20世紀以來,許多杰出的畫家如:齊白石、王震、趙子云、陳師、陳半丁、陳師曾、朱屺瞻、劉海粟、錢瘦鐵、潘天壽、吳茀之、王個簃、諸樂三等都受到吳昌碩藝術的影響與啟示。

吳昌碩作畫小故事一則:

曾有上海著名的房地產商哈同向他索畫,被諷刺了一把!

民國初年,一天,上海著名的房地產商哈同過生日,想請吳昌碩代畫一張三尺立幅的畫。不料,吳昌碩早就聽說哈同最早是靠販鴉片起家的,況且,他平素最憎惡這幫橫行十里洋場的人。于是吳昌碩決定不畫。

當時,哈同是英、法兩租界工部局的董事,他深知像吳昌碩這樣的人是值得拉攏的,于是,一方面誘以重金,另一方面又托當時在上海畫界聲望略遜于吳昌碩的吳杏芬、沙輔卿等人向吳說情。礙于同道情面,于是便磨墨提筆,畫了一幅柏樹圖。畫完尚未題款時,哈同就已經親自來取畫了。但當他看到柏樹葉子畫得比自然界的柏樹大時,就問:“柏樹葉子如此之大,這里是否有什么含義?”

吳昌碩說:“正看這是一幅怪柏,但不妨倒過來看看。”哈同依言倒過來看后說:“是一幅葡萄。”此時吳昌碩正色慨然說:“我就是這個意思。”哈同不解地問:“為何要倒畫呢?”這時,吳昌碩忍不住笑了,說:“我是按照你們辦事的邏輯畫的,你們喜歡顛倒,把黑說成白,把好說成壞,當然我給你的畫也只好顛倒掛了。”一聽此話,哈同哈哈大笑,忙說說得好,但心里卻是十分惱怒的。

1914年,西泠印社十周年紀念大會上,吳昌碩被公推出任首任社長。當時他已是名滿天下的大家,集“詩、書、畫、印”于一身,無人不服。

作為海派后期的大師級人物,吳昌碩是我國近現代書畫藝術上的關鍵人物,他承前啟后,不僅不愧為“詩、書、畫、印”四絕的一代宗師,還讓繪畫體現野逸與高古之氣,最終把中國畫推進到一個新的境界,對現代中國繪畫界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

有意購買吳昌碩《1900年作 富貴壽石》,請聯系0571-85310901。

掃一掃,下載APP

掃一掃,關注微信公眾號

千炮捕鱼单机饭